网大|互联网+电影,机遇到底在哪里?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8      浏览量:0
互联网与电影,两个同样炙手可热的行业能碰

互联网与电影,两个同样炙手可热的行业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在刚刚开幕的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从12日到15日的17场论坛中,包括“互联网+电影”“影游互生”“VR电影”等,有5场都和互联网直接挂钩,似乎正是两个行业亲密关系的写照。2015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440亿元,以目前平均年复合增长率37.17%的增速计算,三年内将超过1000亿元,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则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到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预计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票房领导者。

在这个巨大而火热的市场中,互联网巨头的身影不断闪现。在2014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博纳影业创始人兼CEO于冬就曾表示,未来“BAT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得干什么”,而两年时光倏忽而过。“从线上售票到观众培育、发行推广,互联网进入电影行业,更多带来的不是钱,而是互联网思维,带来了新的运营模式和商业模式。”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尹鸿如是说。

在线票务遭争抢

5月15日,阿里影业公告显示,旗下在线售票平台淘票票获得17亿元A轮融资,整体估值达到137亿元。5月28日,光线传媒以47亿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在线售票平台“猫眼电影”57.4%的股权,尽管后者2015年利润仅有2.38万元,但估值依然达到了83.33亿元。而在这两家之外,腾讯旗下合并了格瓦拉和微票儿的微影时代,同样估值超过100亿元。在这个看似极度细分的消费互联网领域,“独角兽”群雄并起。

在线买个电影票有什么稀奇?从团购时代用户不就习惯了吗?一些数据将打破这种成见。来自市场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2013年在线票务收入规模为48.64亿元,不到其他票务收入169.10亿元的三分之一。然而,在2015年,在线票务收入就已经达到了317.60亿元,在全年总票房中占比高达72%。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在线票务市场份额更高达80.31%,但其中团购电影票份额仅有11.23%,在线选座方式成为用户购买电影票时的绝对主流。

这种购买方式的变化,正来自于在线售票网站的重金投入。甚至在业内有种观点表示,去年国内电影票房增速接近50%,正来自于在线售票平台们的巨额补贴。的确,以今年春节假期来看,包括猫眼、淘宝电影、格瓦拉等在内,都推出了包括9.9元特价电影票在内的大幅优惠,而最终7天36亿元的成绩单也让2016年春节档成为史上最强。在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与资本”分论坛上,阿里影业CEO张强坦承,去年票房增速有其特殊性,“正来自于大量线上售票平台的刺激”。但他并不认同互联网平台的补贴带来的票房泡沫,认为“买票便宜方便,终究还是会刺激更多人走进电影院”。

然而赔钱赚吆喝,巨头们争抢在线票务这块蛋糕到底为什么?市场研究机构艺恩咨询研究总监付亚龙表示,在线票务平台通过在上游为制片方、下游为影院提供各种服务,已经成为电影宣传、发行及售票的最大入口,从而在产业上下游拥有话语权。而来自光大证券的研究报告也表示:电影产业链各环节中,唯有在线票务率先实现高集中度,且在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上构成极高的进入壁垒,是实现电影产业链纵向一体化布局的制高点。在此制高点切入电影上下游的公司,将享受到愈加从容的谈判权。具体来说,票怎么卖已经成为话语权。

数据将带来新市场

有电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线票务平台背靠互联网巨头的影业公司,它们向电影项目的投资,不仅包括钱,也包括在线票务平台的流量和数据,这已经形成了一种能力”。

比如大数据。数据已经开始指导电影的宣发方式。作为电影《魔兽》的联合出品方,腾讯影业魔兽项目负责人张思阳表示,在整个《魔兽》的宣发过程,通过和传奇影业共享各种数据,指导了宣发策略的制订。“我们最在意数据,通过数据可以知道用户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他们在哪里,由此展开精准推送,比如,在预告片刚刚登录腾讯视频时,我们就发现,观看预告片的用户年龄比主流游戏用户年龄更大。”

数据的影响也在向更远处延伸。预告片播出的次数、粉丝在众筹项目上的投入热情、在线票务平台的预售量、甚至电影片名和片中主角在微博平台的热词排名,将这些综合起来的庞大信息流,将直接影响电影的排片决策甚至上游的制作方式。在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万达电影院线总裁曾茂军告诉记者,万达有个60人的数据团队,开发出一套“基于新媒体的大数据挖掘工具”。“我们将会对每个会员的观影属性进行分析,将这些经验提供给电影的发行方、导演和制作人。随着国内银幕数年底突破4万块,未来很多电影会分线发行,分区发行,精准化的制作和排片将成为趋势,而这些都需要大数据支持。”

数据甚至将带来新的市场,比如一直并未得到充分开发的电影衍生品。“娱乐宝在面对不同的版权内容的时候,将从阿里大数据的角度,提供从设计、生产工艺、销售渠道等专业服务。譬如,类似于‘忍者神龟’这样的动漫形象,根据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就会更多地放在运动类、数码类的产品设计生产上。”阿里影业旗下娱乐宝总经理俞巍表示,正是依托于阿里巴巴电商生态的商家资源、平台优势以及数据支持,娱乐宝开始尝试为电影版权方订制衍生品销售解决方案并进行精准的资源投放。“《冰川时代5》《忍者神龟2》《星际迷航3》《奥特曼》《中国好声音》这五个超级版权内容,已与娱乐宝达成合作。”俞巍说。

4F筹创始人谭皓天也认为,开发电影衍生品依然需要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包括在线电影的视频点播、音乐版权,网购周边甚至影游互动和主题公园,电影在多个方面的收益会越来越高,但根本是要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在电影内容方面,也是在衍生品保护方面,否则借助互联网渠道,就会有大量仿制品一哄而上。”